首页 > 玄幻小说 > 圣域鸿儒 > 卷二 故去远人行 一百零九 月狂

卷二 故去远人行 一百零九 月狂(1/2)

目录

“进城缴纳城门税,一人十文,商人加倍,士子免税!”

此时天色已晚,大雨止歇,从河边离开,邱少鹄来到了城门前,想要进入康京,直接就听到了登记造册的门卫这番喊话。

“喂,你!”一个门卫见到了邱少鹄,大喊道:“要进城快点,别磨蹭,晚上马上要关城门了。白天的时候来了一群刁民我都没让他们进,把他们都轰走了,现在你一个商贩,想进来就抓紧门路!”

他见邱少鹄是个生面孔,也不像进京的士子,直接就把对方当成了路过的商人,正想着怎么从对方多盘剥点银子下来。

“这位可就说错了,在下并非商户,而是走江湖的郎中。敢问这样我的城门税要交多少?”邱少鹄一边说着,微笑着走上前,一边递过一个小包裹,同时递过一个通关文牒。

这次他给自己的假身份是郎中,毕竟康京不像潮门,对商户的监视很严重,这时候反而没有医生的身份来得方便。

“郎中?哼,缴纳十文就行了。”门卫见状“哼”了一声,直接拆开了邱少鹄的小包。在他看来,这里面起止十文,看来这走江湖的野郎中还挺懂道行,知道多出来的是孝敬他的。

没想到包裹一打开,里面一分钱没有,只有几个黑漆漆的药丸。

门卫盛怒之余,就要喊人把邱少鹄拿下。

“长官别恼,这可是救你命的东西。”邱少鹄好整以暇,慢条斯理地说:“我看您这眼睛发红、印堂发暗,估计有重病在身,若不医治……”

“哼!卖大力丸的骗钱手段,敢骗到你爷爷头上来了!老子我……”门卫正说的起劲,忽然眼睛一颤,只觉腹痛难忍,浑似有千百把尖刀烧热了之后在肚子里滚来滚去,疼得他冷汗直冒,喊都喊不出。

“哎呀,神……神医救我……”门卫惨哼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犯病吗?”看着疼得缩成一团的门卫,邱少鹄道:“就是因为平时作威作福太多了,气血太盛,在全身胡乱流窜,以至于生机减弱。要是想治好,那也不难,吃下我这药,然后从此往后,不得随意呵斥、动怒,否则只要一次,就前功尽弃,到时候你小命……”

“哎呀,我听,我听!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神医,我这就照做!”门卫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同时飞快从那个包裹里拿出一粒药丸,挣扎着扔进嘴里。

邱少鹄点头,随后直接进了城门。

说来也神奇,一颗药进肚,立刻疼痛全消。那门卫好了一些,立刻将包裹拿起,珍重放在手上。

“头儿,换班了,咦?”来交岗的人看到了他,吃惊道:“头儿,你……拿着树叶子干什么?”

“树叶子?”门卫一惊,低头一看,自己手里拿着的可不就是一堆树叶子,哪有一颗药丸。

“这就是神药!”门卫只是犹豫片刻,就坚定地说:“我身患重病,只有拿这些药煎水服用,才能治好!”

丝毫没怀疑,自己是被骗了。

……

“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啊。”

邱少鹄此时漫步在康京之内,看着这座自己已经熟悉的城市。

城墙巍峨,如绝云之壁,在黑夜中与苍穹融为一体,显现一种无声的威严。“远山排云外,孤城绝碧涛。”一座康京城横亘在山川平野内,隔断了南北水系的走向,前代诗人的评价绝不夸张。

城内则灯火通明,即便夜间,来往喧闹声也不绝于耳,繁华程度比之潮门丝毫不逊。更为高大的长信灯伫立在路边,机括连接源源不断注入着灯油,辉煌的灯火比潮门更要热切三分。

一条条河流经过道路两旁,一座座桥梁上下跨越,彼此纵横交错,更有许多桥面平坦宽阔,丝毫不输主街大道,无数小贩、有人在此驻足,来往喧嚣,热闹纷繁。桥梁高低比邻、彼此重叠,整个康京城也如同被分为数层,彼此上下交织,最下面就是湖泊,变为一座水上的立体城市。

而在这里,邱少鹄还看到,一群群挑夫焦急地等待在大户的门后,等着主人家有没有生计赏给他们;瘦弱的脚夫虚弱地躺在街角无人问津,身旁放着已经扛不动的大包裹,里面不知放着给哪家送的粮食;如果有辆大车的话,些许运送这些沉重货物,就不需要人提肩扛了,但邱少鹄也正巧看到,一些人赶着那种大车,正在往城外运,运送的是大量的冰块。这么多冰,也只有从皇家才能供应的上,相当于征用完了所有的车辆。

显然,邱少鹄说的“一点没变”,不仅仅指这座城池的外在。

“哎,这位客官,烤肉要吗?”旁边一个摊子上,一个大汉正支着一个炉子,烤着大块的肉,香气四溢,“看你十几岁的年纪,干嘛愁眉苦脸的,来吃点肉吧,今天三月十五,正是满月。年轻人吃肉、赏月,岂不快哉?”

一边说着,他拿出了一份考得香气四溢的肉在邱少鹄面前。

“还是算了。”邱少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这烤肉上涂抹了太多的香料,尤其是胡椒的气味,颇为刺鼻,和邱少鹄的吃饭习惯不符。

海外多胡椒,汇交等地的小国每次进贡也多送此类特产,一时间在国库堆积成山,甚至到了用它来给朝内臣工充作饷银的程度,因此京城内处处也常见花椒做调味,不过这对邱少鹄就不是什么好消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