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会读心的我被傲娇攻捡了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1/2)

目录

谛听是可以辨识人心的祥瑞神兽。佛祖见地藏菩萨没有案下神兽坐骑,又觉地狱众生不如尘世祥和,地府内有刮骨骇人的死气与煞气,便把周身吉祥祥和,能够辟邪消灾,降福护身的谛听授予了一只给地藏菩萨。

本性忠诚不二的谛听成为地藏案下神兽后,尽心护法。往日闲暇时刻无事之时,便静静躺在案下,听地藏诵经,貌似懒散不爱动,但如若地府有挑事者,便会起身护主,忠诚不二。

地藏菩萨希望能够超度地狱众生,为地狱众生讲法,其中有不敬之心的,说谎言的,意图蒙骗的,被谛听识破,平日静躺不动的他便会轰然起身上前。地府若有阎王一时都难以诊断的疑难悬案,也会拜托地藏菩萨带上谛听帮忙判别,在听心识人世间无人能敌的谛听面前,没有什么疑难案是断不了的。

地藏知道谛听纯真本心,只根据最心底的声音办事。而谛听常呆地府,虽能断识坏人,但由于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听颂经书,并且直观听到别人心声,所以本质还是有些单纯,未经世事,涉世不深,心智并未成熟,相较人,更像案下神兽。地府来来往往几千世,谛听很少记人,但是听心声便能想起。但是有一个的心声它听了,却又觉得既奇怪又莫名熟悉。

这是他唯一一次对路过的亡魂的心音有特殊的感觉。这也是之后地藏让他去修行渡劫的契机。一日,地藏忽然说他命中一劫未渡,对接下来的修行有碍,但是也没有和沈谛说具体该怎么做,只说让他下界去找合眼缘的有缘人。

原来,沈谛灵智未开化,还是一条小白狗的时候,下界正逢大旱,小狗口中干渴,奄奄一息躺在路边,此时路过的一个赶考的书生见了,将自己仅剩不多的水喂给了小狗,小狗这才得以活了下来。

后来的漫长岁月里,沈谛修行成功,开化了灵智,却将这件事忘记了。但是恩情没报,命中始终有一劫未渡。

沈谛知道这个缘由后,问地藏那个人现在在哪。地藏却没有和沈谛说那人具体是谁,只说让沈谛下界去找合眼缘的有缘人。

知道自己要独自一个人去下界的沈谛不舍。正准备寻访老友的地藏便让沈谛跟着自己一起下界。见面后老友笑着说要一个金色的钵盂,地藏于是带着沈谛去最繁华的金器店,却遇到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看着他们心道:

【和尚为何用金器,估计是只看不买来寻开心,亦或是来骗着玩的江湖骗子。】

谛听气地瞪了那不识好歹的凡人一眼,想要事后找他给点教训,可地藏需赶路访友,带着沈谛转身出了金店,不过嘴里却问:“刚刚那人如何?”

沈谛有些生气:“不怎么样!”

地藏笑着摇了摇头,带着沈谛在隐秘处一阵仙风离开了。

又一次带沈谛下界,地藏的友人约他在酒楼,他们到了之后却遇到了势利眼的店小二。谛听刚要说话,却听一边的人施舍状地给了银子,心里还说他们是穷人来体验生活。

谛听很不开心,刚要开口,可地藏却拦下他说进错了酒楼,带着他离开去了下一家,谛听只好作罢。

又是数百年后。

下界的文化风俗渐渐变化,谛听虽并不频繁出门,可从地府一批批新亡者的口中,心声中,对人世间也时常有个大概基本的了解。

地藏和沈谛说是时候自己下界了。前面两次他想要暗中牵线,可是沈谛自己却对那个人没有眼缘。这次地藏想让沈谛自己去试试看,或许这件事还是得靠沈谛自己。

谛听最终独自一人前往下界,之前的记忆消除,能力也只有在遇到那个真正有缘之人的时候才会慢慢恢复。

而这段寻找有缘人的记忆,也同时被封存了起来,直到最后地藏来带他回去,点破他机缘已到,这时候沈谛才一下想起自己下界的目的,可是那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离开。

那时候的沈谛才知道,自己和李屿错过了两世,这是第三世。

以后我们不会错过了,沈谛在心里这样说。

...

第一世,李屿为王爷后嗣,坐拥荣华,得父母宠爱,出生便有祥瑞之兆,不便被发现,未说。后来小小年纪显露出超常的武术才能,但是王族后裔不宜张扬,父亲精通王室生存之道,只愿让他做个闲散王侯,隐藏一身才能。

才能被压抑,表面是个冷漠暴躁的坏脾气公子哥,对佣人淡漠,后对经商颇为感兴趣,眼光毒辣精敏,又有武艺,与人相处不落下风,很快就将某个闲散产业做大,成为当地富商。也懂给王室进贡之道理,所以并未被多加遏制,最后家产丰厚。

早些年间偶遇过一大一小两个和尚,大和尚要去他店里买物金器,一个长相精致的小沙弥陪在一边,他给那人推了一个金钵盂,心里有些纳闷和尚为何用金器,估计是来骗着玩的江湖骗子,亦或是只看不买来寻开心,可根本没展露的时候,却被和尚身边的小沙弥狠狠瞪了一眼,李屿微微皱眉:出家人何故要给我脸色?

大和尚拉过小和尚道歉,最后买下金钵盂带着小沙弥离开。离开时李屿又见小沙弥看了自己一眼,心里有些奇怪,又忽觉得小沙弥眼熟,站起身追出去看了眼,偌大的街上竟然找不到刚刚走出去的两人的踪迹。

心里有些怅然若失的同时,又回忆起自己鲜少什么和尚沙弥,何来的眼熟一说。

一边皱眉暗道妖异,一边又带着心里莫名的失落感地回去了。

这是错过的第一世。

第二世李屿生于将相家,从小习武,力大无穷,可百里穿杨,亦可力拔山河,更可贵的是有将帅才能,上场临危不怯,跟着父亲第一次上战场时,母亲亦有担心,回来后却只听其父言:小子胆大,看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上场直接□□刺杀了迎面而来的小兵,不像是初次上战场的胆颤新兵。

至此愈发被其父培养,并非简单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真的英勇,再大些后随父亲去了边境,守卫边疆并击退前来骚扰的女真族,因其冷漠残酷的厮杀被成为冷血阎王,让女真一族闻风丧胆。且有智谋,多次智退敌军。

性格不似其父表面严厉实则宽良。李屿表面冷漠暴躁,眼神狠厉,脾气也古怪不定,说话带刺,常将手下干了错事,不能干的将士讽刺地哑口无言,嘴上也不宽容,里里外外都相当严厉,让军旅军规得到肃正。但也奖罚分明,不贪不色不昏,能得军心。

后大胜归来,其父一身本领授予李屿,父年迈,李屿再几次独自征战,彻底平定边疆霍乱的女真族,与国签订和平协议,被天子封为冠军侯。不爱财权,也不喜美人,愿一直守在凉苦边疆,虽不屑得君心,但亦得君心,知其忠烈,后加封爵位。

偶然回京庆功,被幼年朋友喊去酒楼洗尘,正聊天,看见一旁的桌边坐着衣着朴素的两人,在奢华酒楼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李屿略微多看了两眼,很快店小二也注意到了那桌的情况,与那两人说太过不符,吃饭可以,但是需要先付银子。

朋友笑着摇摇头,轻声问李屿怎么看,李屿目光全在那个红着脸生气的漂亮少年上,发色是奇特白色的少年对店小二这样道:“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别人都不用先给钱,唯独我们要。”后被后面温柔男子拦下:“没事。”

朋友见李屿眼神凝滞,出声问他怎么了,李旭摇摇头,拿出银子给了小二:“别吵了,让我清净点。”心里则是忍不住取消:小儿忒不厚道,人家来大酒楼体验生活,偏偏砸了自己的生意。

可他刚这样想完,那个漂亮随从就忽然横眼看了过来,瞪了他一眼。

李屿瞬间皱眉要说什么,可是那人已经拉着随从走了,只在桌上留下那个银锭未拿。

看着随从离开的背影,李屿心里有些郁结,忽然想起身,但是被朋友拉住说话,后在皇宫宴席上心里依旧有些郁郁,以为是被瞪的那一眼,可是心里又有些莫名怅然若失。

这时错过的第二世。

第三世。

李屿出生在一个很有钱的家庭,父亲是有钱的董事,母亲美丽漂亮拥有艺术细胞,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但是早逝。

小时候的李屿受父母疼爱,母亲温柔备至,教他学习钢琴。父亲喜欢母亲,但是时常忙到夜不归宿,也有应酬,可母亲和他说父亲忙都是为了他们。

受母亲的影响,李屿开始对绘画感兴趣,他和母亲一起呆在画室里渡过一个个安静宁和的下午,可是父亲回家知道他选择了绘画班而不是奥数班后,直接撕碎了他所有的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