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会读心的我被傲娇攻捡了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1/2)

目录

而沈谛大脑里的警铃疯狂开始敲响的时候,他也注意到面前李屿的表情逐渐奇怪了起来。

面对如此突发的情况,沈谛完全愣住了,大脑也如同宕机了一般变得一片空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站在那里震惊地看了他许久的李屿,忽然拿出了睡衣,接着沉默着转身走出了房间。

沈谛看着李屿出房间的背影,想喊李屿的名字,可是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般,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

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李屿主动识破的沈谛,此时此刻彻底慌了神,六神无主地坐在那,心焦地想着到底该怎么办,却根本就毫无头绪。

而另一边出了房间的李屿,情况也没比这边的沈谛好多少。

拿着睡衣去了浴室的他,整个人其实也慌到快要爆炸。

沈谛居然真的会读心。

光是这个认知,就足以震惊他许久,让他完全说不出话来。而在震惊过后,他整个人都感觉有点不太好了。

此时的李屿很难不回忆起自己之前在心里说过的那些,绝对不能被沈谛听见的话。那些话在当时的场景很合理,但是如果都能被沈谛听见,那就变得相当地不合理。

不包括那些他记不起来的,光是他现在一瞬间想起的,就足以让他后悔地有些想死了。

先不说别的,光是前几天,沈谛晚上睡前抱着他撒娇般地要抱抱的时候,他心里在那一瞬间就闪过了该怎么把面前这个就知道撩人的小东西就地正法的想法。

而且想的方法还不止一种。

心里说的那些完全不能给小孩听见的话,李屿现在完全不想再回忆第二次,可是那些话还是在此时此刻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让他被当场处刑。

只是那会他想着的时候,小狗忽然摆了摆耳朵,然后乖乖地躺了下去,也没再多说话。当时的他没多想,只以为沈谛是折腾累了,感觉到了困后想睡觉,于是他也只是伸手揉了揉小狗的脑袋,让他赶紧先睡。

可是现在....

李屿只要一想到他以为自己已经尽力拼命忍耐,表现出疏离和漠然的态度,但是在沈谛眼里却其实是个什么禽兽的形象,李屿就很想把自己的脑袋塞进地里冷静冷静。

面对格外喜欢肢体接触又格外热情的小狗,李屿因为自己的良心而选择了日复一日的忍耐,只是他也是个身体健全的成年人,心里那股得不到平息的火只好转变为了比较过分的话语,在沈谛不听话或者无意识撩拨他的时候,李屿就在心里狠狠说上那么两句,以缓解一些躁动的情绪。

但是这些前提,都是建立在李屿不知道沈谛竟然连他的心声都可以知道的情况下。

所以现在的李屿真的整个人都处于有些崩溃的状态。

站在浴室的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此时的他没有走到花洒下开始洗澡,而是不自觉地摸出了手机,再次打开了搜索引擎。

不信邪的李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在搜索栏里单独搜索了“谛听”这个词条。

五分钟后,李屿沉默着放下了手机,接着考虑自己今天晚上是不是该去外面住。

是真的..谛听真的能够读到人的心声...

放下手机的李屿,回忆着自己刚刚在百科上看到的内容,精神都变得有些恍惚。

他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能读心的沈谛,平时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除开那些黄话,李屿也鲜明地记得,无数在他对沈谛刻意冷漠瞬间,心里说的话表达出来的东西,肯定和表面上的烦躁情绪截然相反。

想到这,李屿忽然有了种被一下剥开了外衣,□□地暴露在某种以前从未知道过的注视下的感觉。

那一晚上,无措地呆在房间的沈谛,没有等到洗完澡后回房间的李屿,而是听见了客房的门被打开的声响。

阿屿今天不过来睡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后,小狗无措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没睡好。

第二天,困地不行的沈谛走出房门,看见了眼底同样带着疲色的李屿。

沈谛有些内疚,开口就想为自己一直以来的隐瞒道歉:“阿屿,对...”

可是李屿却没有让他说下去,拿起了一边的包就要出门:“今天你先不用去了。”

沈谛看着李屿离开的背影,鼻子不由得一酸:怎么感觉阿屿现在在躲着我呢...

而另一边匆匆出门的李屿,脸色则是有些局促,刚刚努力让自己精神专注,不去想别的事情的他,此时在心里默默:刚刚沈谛应该没有听到他什么奇怪的心音吧。

真是...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沈谛了。光是想起来自己的心声其实全部都被沈谛听见的事情,他就感觉在沈谛面前一秒都呆不下去。

先让我缓一会吧...

坐在车上的李屿有些无奈地闭了闭眼。

现在的他是实在没办法坦然地去和沈谛交流。

而另一边的家里,独自在家的沈谛难过的同时又有些后悔:早知道就早点和阿屿说了,结果现在是被他发现的。

但是这样想法冒出来后没多久,沈谛又不由得想:如果是我自己告诉阿屿的话,阿屿可能也会像现在这样生气吧...

毕竟有多少人愿意自己的心声一直被别人听见呢。

想到这,沈谛更沮丧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而就在沈谛毫无头绪也毫无办法的时候,他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接着猛然抬起头。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狗懵了:“菩萨?”

“您怎么来了。”

原来,是佛祖给地藏拨的那只谛听在半路走丢了,直到现在还没到地藏府,可是地藏府积压的案子又实在不等人,于是地藏这才又来找了沈谛。

沈谛听地藏说完后愣了会:“所以现在要我跟您回去吗?”

谁知地藏却摇了摇头:“你可以留在这。”

“我暂时借走你的谛听能力就可以了。”

而听到自己可以继续留下来的沈谛,当然愿意将自己的能力暂时借出去,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好!”

地藏走后,失去了谛听能力的沈谛呆在家里,一时间感觉自己和失去能力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冷静了下来后,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现在和李屿之间的矛盾。

其实地藏说要借走他能力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欣喜,因为他和李屿间的矛盾都是因为读心而起。

但是现在没了读心,沈谛忽然又有点茫然。

要和阿屿说这件事吗?阿屿会感到开心吗。

除了以上这样的疑问,沈谛心里还有一层担心的情绪在,某个一直困扰着他的疑问再次围绕了过来:如果没了读心,我还能和阿屿好好相处吗?

听不到阿屿的心音,从而变得不懂阿屿心思的我,还会被阿屿喜欢吗...

忽然读不到李屿的心音的沈谛,变得更加茫然无措了起来。将问题根源的读心能力借走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让他变得更加轻松,反而让他感到更迷茫。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和李屿果然还是一直维持着尴尬的气氛,没有怎么改善,虽然李屿并没有表现得对他多么生气,可是沈谛很清楚地感受到了李屿比以往更加少言。

尤其是现在他没了读心能力的情况下,沉默着的李屿让沈谛更加感到有压力,而且李屿在这之后一直都睡在客房,回家后也是先回书房忙工作,虽然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碰面的次数竟然少得可怜,而且就算碰面了,也没有怎么交流,仿佛住在一起的两个陌生人。

而在鲜少的碰面时,沈谛每次想开口喊李屿的名字,对方却匆匆从他身旁走过,没有些许的停留。

小狗有些伤心了,不得章法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对李屿表达他的歉意。他好像把一切都搞砸了,阿屿以前是那么的喜欢他,可是现在好像变得一点都不想和他呆在一块儿了。

一个缠绕沈谛许久的想法不由得在沈谛的脑海里更加鲜明了起来。小狗黯然地垂下了脑袋,一直亮晶晶的仿佛有光的眼睛在此刻变得黯淡:果然是靠读心才会被阿屿喜欢的吗。

所以被识破了之后,觉得自己被骗了的阿屿就变得不喜欢我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了能力,肯定更加不会被阿屿喜欢了。

阿屿是不是想赶我走,但是不好意思说。

“阿屿...”

许久不曾与李屿交谈的沈谛不禁开口轻念李屿的名字,眼眶有些发酸。

而另一边的李屿,其实完全没有到沈谛想的那个程度。

他只是经历杀伤力太过强的社死,所以到现在还没能彻底缓过来。

本来在公司冷静了一天,感觉稍微好了一点的他,一回家看见沈谛望向他的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李屿就很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一天到晚在心里说黄话的自己,并且让自己赶紧住脑。

但是他并没有那个能力。

所以他只能在自己感觉快要尴尬到死掉之前,从沈谛面前匆匆走过,进书房一个人呆着。

而且,现在的他,因为知道了沈谛有读心能力,所以默认沈谛知道他现在的状态。所以还没有缓过劲来的李屿,还有这再独自一个人呆一阵子的想法。

毕竟这件事不是说接受就能瞬间接受的。

李屿有些头疼地想着:本来以为孙越找了玉兔就已经够离谱的了。

没想到沈谛居然还会读心。

想到这,李屿又有些吃不消了,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我为什么之前要想那些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