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会读心的我被傲娇攻捡了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2/2)

目录

李屿满是疑惑:“这是什么?”

小狗喜笑颜开:“阿屿,我中奖啦,最新款微波炉!”

两个人一起从超市回来,沈谛正兴致勃勃地拆着在超市买的零食大礼包,而李屿忽然看见一张红色的卡片从零食袋子里飘了出来,捡起来一看:“特等奖...5000元?”

晚上沈谛趴在床上玩孙越给他推荐的手游,接着李屿听见孙越一下打来了电话,声音极其不敢相信:“新出的角色你免费抽了一次就有了??骗我的吧。”

“是不是李屿给你充钱了?”

在伸手去挂断了沈谛手机上孙越打来的电话后,看着继续玩游戏的沈谛屏幕上不断闪耀出来的金光,李屿皱了皱眉移开了视线。

此时的孙越处,孙越皱着个脸哼哼唧唧:“为什么我抽不到啊,明明我也充钱了,小朋友的运气也太好了,下次得让他给我抽卡!”

一旁洗完澡的谭皎冷笑了一声。孙越听见后瞪他:“你哼啥。”

谭皎不语,只是不紧不慢地继续擦着头发,心里却和明镜似的:谛听是祥瑞,所以运气才会这么好。

看来其他能力也在慢慢恢复了。

...

而沈谛和李屿处,事情则是逐渐更加离谱了起来。

周末两个人去餐厅吃饭,忽然有个服务员过来说他们中了免单外加一年的会员,要不是沈谛最近的确幸运,李屿都快要怀疑这是不是什么恶搞游戏。

就这还没完,吃完饭沈谛忽然对一边游戏城感兴趣。李屿带着小狗走了进去,接着他看见拿着满满一篮子游戏币的沈谛正盯着一个游戏机看,好像很感兴趣。

看清机器里是什么游戏后,李屿出声提醒:“别玩这个,很难抽中...”

话没说完,他就看见游戏机里永远不会被人抓走的硕大等身娃娃“啪嗒”一下掉了下来。

瞬间就被打脸了的李屿:?

而沈谛则是开心地抱着娃娃,继续进军下一个项目。只见他小手一点,另一台机器上直接跳出了三个相同的红色数字。

一边的工作人员靠了过来:“恭喜你,获得了我们这里的特等奖,你可以选择领取或者换成等额奖券...”

接下来的半小时,李屿和沈谛两个人四只手都快拿不下沈谛赢来的奖品。

艰难地抱着一堆东西的路上,李屿控制不住地萌生出了让沈谛买张彩票的想法。

不是说缺钱,主要是沈谛现在真的一副随便买彩票都绝对会中奖的架势。

回到家后,沈谛高兴地去洗澡,而李屿看着让人根本无法忽视的堆了一沙发的娃娃和奖品,以及放在一边还没拆过的XX牌最新款微波炉,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好到李屿都感到有些不真实。他又在沈谛身上感到了深深的,玄幻。

需要他默默再在心里复习好几遍马克思唯物主义的那种玄幻。

可是等他问沈谛,他的小狗却只是懵懵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突然抽中了。”

这是真话,沈谛的确也不知道自己运气爆棚的原因,不过他也注意到了最近自己的反常。

他的确手气太好了,可原来他也和李屿一直出去逛超市,也没有一直发抽奖次次中,吃饭还被送卡的情况。

而沈谛在经历那次事件后,脑海里也有了个模糊的概念,开始隐约觉得这可能和自己的身份有关系。

可是现在他好像也没机会再遇到那个奇怪的人了。

想到这,沈谛不由得皱了皱鼻子:有点后悔上次没有继续听那个人说完了,他好像真的知道些什么。

而此时就在他身旁的李屿,心里想着的也是同一个人。

和谭皎谈好的项目这周就落地了,怎么说也会应酬几波,到时候一定要找机会问问清楚他到底对沈谛做了什么。

李屿眼神有些微暗地想着。

而此时都希望早点见到谭皎的两人,也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就与谭皎碰面。

第二天的公司里。

原先在自己的工位忙着的陈博远忽然走到了李屿的办公桌旁:“李总,谭总过来了。”

李屿手上的动作一顿,心里有些意外但是面上不显,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助理:“现在?”

陈博远很快点头:“现在就在楼下。”

李屿起身,却注意到原本在旁边的沈谛此时并不在办公桌后面,他不禁皱眉道:“沈谛呢?”

陈博远看了眼沈谛的办公桌后道:“可能出去送文件了。”

此时李屿不禁想起了那天自己看到的监控内容,于是他很快朝办公室外走去。

另一边,沈谛刚给完文件,准备坐电梯回去,可他刚按下楼层的按钮,一个人就像是要走进来。

看见门在缓缓合拢的沈谛吓了一跳,赶紧按了几下开门键,那个人这才走了进来,而此时沈谛也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小狗的眼睛慢慢睁大:是那天的那个人!

谭皎看着此时的沈谛,忽然开口道:“你有手机吗?”

沈谛虽然不清楚状况但还是点了点头:“有。”

谭皎闻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加个好友吧,今天我可能没法和你详细说。”

沈谛一听,知道对方是想继续那天没说完的话,也就是告诉他关于他的过去的事情。

就在这时,他听见谭皎道:“怕什么。”男人的视线透过镜片落在他的身上:“反正你看得出到底有没有说假话。”

沈谛想了想后,在想知道过去的强烈驱使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电梯门打开后,两人走了出去,谭皎在看了沈谛一眼后,朝沈谛的反方向走去。

沈谛握着手机走在返回办公室的路上,可是心情却是控制不住的忐忑,握着手机如同握着一个烫手山芋:

我好像真的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此时的沈谛有些愣愣地想着,并且开始了一些想象:我不会真的是一只小狗精吧。

那就被阿屿说中了呢。

可就在沈谛边胡思乱想着边往办公室走的时候,他迎面撞上了从办公室出来的李屿和陈博远。

李屿很快就看向了他:“去哪了?”

沈谛:“去送文件了呀。”

李屿看了他一眼:“没发生..别的事情?”

沈谛一噎,接着一边心虚一边快速地摇了摇头,强装镇定:“没有呀。”

而此时李屿急着要去找谭皎,也没有注意到沈谛眼里的一抹慌张,他点了点头:“你先进去吧。”接着带着助理陈博远坐上了下楼的电梯。

沈谛松了一口气,但是与此同时心里又有些不安。

又说谎了呢,对阿屿。

感觉脸有些微微发烫的沈谛,低着头走进了办公室,只是拿着手机的手依旧因为紧张而攥地紧紧的。

而另一边,赶去的李屿在会谈室的走廊上遇到了谭皎。

会谈时里,只有李屿,谭皎还有陈博远三人,还没落座的谭皎对李屿伸出了手像是想要握手。

李屿却直接坐了下来,面色冷峻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神里满是警告。

助理陈博远有些懵了,虽然李屿脾气有些差,但是面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时候一般也都保持着礼貌,所以他一时间不能理解场面会变得如此充满火药味。

而谭皎见状只是淡淡地收回了手坐了下来,接着翻开了面前的文件说了起来。

李屿此时心思已经不在这桩生意上了,他只想在谭皎说完后将人单独喊出来,然后问明白那天的事情。

可对方今天却像是真的只来谈项目的,在说完公司提出的要点后,没有给李屿任何私下交流的机会,像是没听见李屿让他先别急着走的话,直接起身匆匆离开了,只留下身后还黑着一张脸的李屿。

对方明显是躲着他,这让李屿很难找机会问那天的情况,谭皎甚至连李屿发去的短信都没有回复。

李屿烦躁地想直接去华越找人,可时间又临近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不得不放下这件心里挂念的事情,准备出趟远门。

而沈谛那里,在加了谭皎的好友后就有点胆战心惊的,每天都在等对方和自己说关于他身世的事情,可是谭皎却又迟迟没有消息过来。

在他等消息的时候,李屿却忽然说要出去一天。

周六,整理好行李箱的李屿,站在门口叮嘱了几句沈谛:“在家别乱跑,我晚上就回来了。”

说罢皱眉看向自己的小狗:“能行吗?”不会又体力不支变回去吧。

而沈谛却一脸自信地说道:“我自己会做饭的!也能点外卖。”

“力气也够用。”渐渐对自己身体里的力量感到敏感的沈谛这样想着。但是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李屿道:“又有点不够。”

李屿疑惑地挑了下眉:“到底够不够?”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被踮起脚尖的沈谛亲了下,做了坏事的小狗一溜烟地跑走了:“现在够啦~”

李屿有些好笑地看了沈谛一会:“走了。”

沈谛转头,看见了李屿关门离开的背影,这一瞬间沈谛刚刚刻意表现出来的独立和勇敢这会也慢慢消失了,他又无可避免地惆怅了起来。

最近沈谛真的很少和李屿分开,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刚被李屿捡到的时候,每天在家等李屿回家的日子。

李屿离开家的第一分钟,沈谛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阿屿要早点回家阿。

而就在沈谛难过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以为是李屿发来消息的沈谛,连忙拿起了手机,可一脸期待的他却在屏幕上看见了别人的名字。

【谭皎】:有空吗。

【谭皎】:如果有空的话,现在出来聊聊吧。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