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会读心的我被傲娇攻捡了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1/2)

目录

谭皎语气里抑制不住的错愕:“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沈谛闻言很快摇了摇头:“不是。”

接着他看见面前的男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但是男人的手还放在他的肩膀上。沈谛有些不舒服地想挣开,却在这时候听见男人又开口道:“你还记得多少?”

听到男人的话,沈谛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茫然:“记得什么?”说完后沈谛注意到对方的表情像是有些不敢相信:“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谛大脑一片空白地摇了摇头,接着他听见男人清冷的声线在自己面前响起:“谛听,你还知道自己是一只谛听吗?”

谛听...?

现在的沈谛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却依稀感觉他说的话可能和自己的过去有关。他自从有记忆开始就是一条小狗,的确没有再之前的记忆了。但是...

沈谛有些错愕地望着对面的人:“谛听是什么?”

很快沈谛发现男人那张精致冷漠的脸似乎又有一瞬的崩坏:“......”接着男人像是缓了一阵才再次抬头看向他:“谛听是你,你就是谛听。”

只觉得面前人一只再说莫名其妙的话的小狗,此时也有点生气了,微微皱起了眉:“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抓着我了,我要出去。”

“还有人在门口等我呢。”

而沈谛刚刚说完,他就听见男人说道:“当然认识。”沈谛闻言错愕地抬头,却一下对上面前人的视线:“怎么就全部忘记了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觉得对面的人说的话越来越感觉奇怪的沈谛,并没有再与对方多交谈的打算,他转身就从男人手底下挣脱了开来,并且一下打开了隔间的门把,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可就在沈谛刚刚跑到走廊上没一会,他听见男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吗。”

沈谛怔了一瞬,接着转过了头。

“能力恢复了吧。”皮肤过于白皙的男人正站在那看着他:“不是能听出来我有没有在说真话吗?”

沈谛呆呆地看着男人,心里忽然有个声音响起。

是真的。

这个人说的是真话。

谛听善听人心,也能鉴善恶,辨真假。

这是沈谛恢复了,但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能力,但在这时候却被谭皎的一句话点醒。

此时的谭皎静静地看着沈谛的眼睛:“恢复了?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就行。所以你还不好奇自己到底是什么吗。”

这个人居然知道他的读心能力!

小狗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往后缩瑟的同时,又不禁认真想了想男人说的话。

的确,如果他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狗,那根本不可能会变成人,也不可能会读心。

沈谛有些怔愣地看着谭皎,心里默默:所以我到底是什么呢?这个人难道知道吗。

那一瞬间,望向谭皎方向的沈谛,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等着他。可就在他紧张地等着谭皎的答案的时候,他听见自己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沈谛!”

沈谛闻声后一下转过了头,只见李屿正快速朝他的方向走来:“你去哪了。”

此时的李屿像是刚刚注意到了他看向谭皎的视线,于是皱着眉也朝隔间里看去,沈谛忽然没来由地紧张了起来。可几秒后,李屿有些疑惑地转过头看向了他:“你在看什么?”

沈谛闻言有些无措地转头朝隔间里看去,可是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原先在里面的谭皎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沈谛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可是此时他的脑海里却再次响起了谭皎的声音:“所以你还不好奇自己到底是什么吗。”

几秒后,沈谛对着李屿摇了摇头:“没什么。”

李屿面露疑色:“那你刚刚去哪了?孙越忽然跑过来和我说找不到你。”

不是很擅长骗主人的小狗,此时在努力表现得像个没事人:“嗯..没去哪呀,我一直在这里等他。”说完悄悄抬眼观察了下李屿的反应。

只见李屿还是在皱着眉盯着他看,沈谛忽然有些害怕,可很快他听见李屿忽然道:“算了。”

沈谛有些懵地抬头,却感受到自己的后背被李屿揽了下:“走吧,现在带你回去。”

被李屿带着往外走的沈谛短暂地呆愣了一整子后,不禁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居然就这样蒙混过去了...

由于刚刚那个奇怪的人知道他有读心能力,所以沈谛不是很想让李屿知道他们刚刚的会面。

要是那个人也告诉了阿屿就不好了...小狗低下头这样想着。

只是此时的沈谛,没有注意到李屿有些若有所思的表情。

到家后,沈谛刚拿好衣服准备去洗澡,就接到了一个视频通话。他伸手点开,屏幕上忽然出现了孙越放大了好几倍的脸。

沈谛一愣后不由得道:“你把手机拿远点呀。”

而屏幕对面的孙越,在电话接通看见沈谛后,瞬间就激动了起来:“我的沈小朋友,你刚刚去哪里了啊!”

看出来孙越找了自己好久没找到的沈谛,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可能稍微走开了一会。”

谁知孙越却双手合十开始赔礼道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差点以为把你弄丢了,吓得我回大厅的路上腿都是软的。”

丝毫没有夸张,到处找不到沈谛的孙越,去找李屿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是在赴死。面临着被李屿弄死的风险,和李屿说了小朋友走丢了的事实后,李屿就直接起身出去找人,好在现在是找到了。

要是没找到的话...

正在视频通话的孙越忽然背后一寒,他不禁摇了摇头,接着又开始和沈谛说当时自己紧张的心情。

而此时的沈谛正在盯着屏幕发呆。其实他那时候就在厕所不远处的隔间,也不知道孙越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听见他们交谈的声音。

而就在沈谛发呆的当口,他忽然感觉自己手里的手机被一下子抽走。

刚刚洗完澡的李屿,边擦着头发边皱眉看向了刚刚从沈谛那里拿来的手机,像一只寻味而来的异常高傲的猫,不允许自己的地盘有任何一丝别人的味道。

李屿啧了一声:“有事?”

因为差点弄丢了小朋友,导致现在看到李屿就觉得有点理亏的孙越,眼神开始不自觉地躲闪,但是还是小声说了句:“又不是给你打。”

李屿仿佛没有听见他说了什么一样,表情平淡地按向了挂断键:“没事就好,挂了。”

另一边孙越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视频被挂断的标志:“......”他有些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而就在此时,他听见了一声冷笑。

孙越抬头不满道:“你笑什么啊,有事吗?”

站在那的谭皎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只是觉得你好笑。”接着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语气漠然:“你不是要和我说什么吗。”

“现在你可以说了。”

...

另一边,已经在洗澡了的沈谛,却不能像往常一样快乐地投入到洗澡中,表情有些忧心忡忡的。

他很难不一直想今天的遭遇,而且也一直在想起那个陌生男人对他说的话。

沈谛的确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随着这些日子的经历,他也越来越明白自己并不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狗。

甚至在李屿问他是不是小狗精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只是茫然:原来我是小狗精吗?那小狗精又是什么呢。

可是没有人能给他答案,就算他看出来了主人想帮他一起弄明白,但是看了一阵子纪录片的沈谛,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迷糊,虽然有种隐隐约约的熟悉感,可是依旧怎么都想不起来,弄不明白。

所以他当然不可能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一点好奇。

沈谛漫不经心地揉搓着头顶的泡泡,心里还在不断地想着:那个人今天好像是真的要告诉我。

可是怎么就忽然不见了呢。

而浴室外的主卧里,洗完澡的李屿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电脑。问让小陈问酒店要来监控的李屿,认真地观察着屏幕上发生的一切。

很快李屿就看到一个身影忽然将走路的沈谛拉进了一边的隔间。

在看清那个眼熟的背影后,李屿原本放在电脑上的手不由得慢慢收紧,两分钟后,看着沈谛自己从隔间走出来并且衣衫整齐的没事人样子,李屿心中的疑惑也在不受控地加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谭皎会忽然要找沈谛。

而沈谛又为什么要刻意对我隐瞒?

李屿沉吟了许久,在沈谛洗完澡出来后,他关掉了屏幕上的监控画面。

小狗今天很乖地就在一边躺下了,像是有什么心事,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也没有要亲亲要抱抱的好一阵折腾。

这让李屿更加确定了沈谛的不对劲,但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就问的话,不一定会得到答案,只会得到让小狗无比紧张慌乱的反效果。

于是李屿干脆也没说话,沉着脸伸手直接关掉了一边的灯。

胆子真大。

我倒是要看看你准备骗我到什么时候。

李屿因为沈谛对他刻意说谎,此时已经有些生气,被隐瞒与欺骗的感觉并不好,而且这还是他最讨厌的。

而此时,胆大的小狗并没有意识到主人已经识破了他的谎言,他还在因为谭皎说的话而不停思索着呢。苦思冥想着的沈谛,全然没有察觉到今天格外沉默的气氛,和李屿九点就关了灯的反常行为。

而此时黑暗中的李屿,冷静下来一点后,又是抑制不住的烦躁。

那两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会不会沈谛被逼迫了所以才什么都不敢说。

李屿越想越清醒,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感觉自己的小狗很有可能被欺负了的李屿,在又联想到谭皎就时不时投来的奇怪视线后,李屿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直接去问谭皎。

...

可是,还没等李屿找到合适的时机去找谭皎,沈谛就开始慢慢不对劲了起来。

幸运地不对劲,而且是特别不对劲。

之前公司抽奖次次特等奖的时候李屿就有些疑惑了,而这两天,沈谛的幸运简直到了让李屿哑然的程度。

去超市买东西,看见抽奖就有点想尝试的沈谛参加了下超市的开店大酬宾活动,不远处的李屿看了会手机,等他抬起头,看见的是沈谛有些吃力地抱着一个箱子过来的情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