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会读心的我被傲娇攻捡了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1/2)

目录

面对沈谛逐渐靠近的殷红嘴唇,李屿心头猛地一动,在迟疑了一秒后,他还是用力别开了脸。

想要吻李屿的沈谛就这样亲到了李屿的脸颊,他有些吃瘪地再次躺了下来,看着李屿开始生气:“主人你躲什么,我想和你亲亲。”

其实沈谛想亲李屿的嘴唇,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意识确实不清醒,迷迷糊糊的,贴近了李屿才会感觉好一些。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在小狗的眼里,亲主人的嘴唇和亲主人的脸颊其实没什么区别,也只是一个想要表达亲昵的动作。

只不过现在他更想亲李屿的嘴唇一点罢了,他下意识地感觉亲那里会让此刻眩晕的自己更好受些。

但这个动作对李屿来说意义可不一样了。

看着没亲到嘴巴从而不满意地皱起眉头的沈谛,李屿深呼了一口气后将人从沙发上彻底抱了起来:“去医院。”

可是此时的小狗却忽然伸出腿再次夹住了他的腰,接着用手抱住了他的脑袋后一下靠了过来。

抱着李屿的沈谛这次躲闪不开,直接被像是喝了假酒的小狗热情地吻住。

李屿有些错愕地怔在了原地。

就像所有被狗狗亲了的主人那样,李屿发现沈谛开始在他的嘴唇上不停亲吻了起来。

嘴唇上柔软与湿润触感,让李屿觉得仿佛有羽毛在自己心上搔刮。他甚至尝到了一丝巧克力的甜味。

这一瞬间,李屿的细胞仿佛瞬间经历了炸开和重组,只在想象中存在的画面此时此刻竟然真的发生了,还是沈谛主动吻的他。

而此时,沈谛依旧热情不减地在李屿的嘴唇上亲吻着。

李屿原本还有些担心沈谛会摔倒,想要伸手去扶,不过此时的小狗双腿紧紧地架在他的身上,稳扎稳打的,丝毫没有要摔倒的意思。

这时候的李屿终于发现,沈谛吃了巧克力后看起来不像是病了,而更像是喝醉了,醉地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那种。

两人紧紧贴合着,空气也似乎慢慢变得灼热了起来。

李屿注意到此时的沈谛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耳朵和尾巴,尾巴还伸了过来靠在了他的腰上,似乎是想把身体的每一片肌肤都贴在他身上。沈谛的耳根和脸颊也全部都红了,眼神即无辜又茫然地盯着他看,丝毫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引人犯罪。

这具有冲击力的一切让李屿有瞬间的冲动,想要把怀里的人欺负个透,将之前自己脑内的想法全部趁机实施个遍,弄得这只平时一直用着无辜脸勾引人的小狗眼泪汪汪。

只可惜沈谛现在大脑一片浆糊,只知道多亲亲李屿恢复力气,根本没打算听李屿的心音,不然这时候的他就能听见自己主人心里许多相当精彩的语言。

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李屿,抱着怀里的沈谛,接受着对方亲吻的同时眼神慢慢在变暗。

可很快,亲吻了他好一阵的沈谛,忽然头一歪,倒在了他的肩侧。

李屿心脏骤停了一瞬,连忙将人放回沙发上后,发现沈谛呼吸十分平稳,并不像是昏迷了过去,而更像是....

更像是睡着了。

表情也一片祥和,一点没有不舒服的样子,像是已经恢复好了。那一瞬间李屿想起了沈谛之前的恢复都是和自己有接触的事情:难道真的没关系吗?

不过尽管如此,李屿还是不放心地喊了声沈谛:“感觉难受吗。”

沈谛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一点儿也不难受,就是想睡觉。”

李屿看着躺在沙发上不动弹的小狗,忍不住难得地放缓了语气:“听话,和我去医院看看吧。”

沈谛翻了个身,只想现在就睡觉的他轻声发出如梦呓一般的声音:“真的没事啦,刚刚还晕晕的,现在不晕了,但是好想睡觉噢。”

说罢抓住了李屿的手,闭着眼睛喃喃:“刚刚和主人抱抱了,所以已经不晕了。”

联想起之前沈谛的恢复经历的李屿,看着沈谛的确没有不舒服的样子,只好打消了送误食了巧克力的沈谛去医院的想法,只是守在一边看着熟睡过去的沈谛。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变成小狗。

或许吃巧克力真的没关系。李屿看着沈谛的睡脸想着:沈谛也不是一只普通的狗...

哪只普通的狗还会变人啊。

想到这,李屿些微放心了些,但是还是打算一直守在沈谛的身旁观察情况。

睡梦中的沈谛,还紧紧抓着李屿的手不放,睡得太熟的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后来被李屿抱去了床上,他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酣畅又甜美的梦,内容是什么记不大清楚了,但是有李屿,在李屿身上熟悉的薄荷香的包裹下下,沈谛觉得很幸福。

只是沈谛不知道,在他睡着的时候,李屿看着他,心中有所疑惑。李屿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不禁想道:为什么这次沈谛忽然要亲嘴巴呢...

之前明明都只是亲脸颊的啊。

难道是。

李屿表情奇怪了几秒,似乎看见了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难道是沈谛开窍了?

...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第二天早上,沈谛神清气爽地醒了过来。只是一醒来,就发现李屿正站在床边看着他。

沈谛的耳朵一下竖了起来:“主人早呀~”

看起来早就洗漱好了的李屿瞥了他一眼:“去洗漱。”沈谛点点头,飞快下了床,可就在浴室里刷牙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李屿隔着浴室门问道:“不难受了?”

沈谛连忙打开了门,一边刷牙一边对着自己的主人摇头:“不难受了!”

李屿的表情却没有缓和:“昨天你知道自己吃了巧克力后做了什么吗。”

【这只傻狗不会不记得亲了我吧?】

听到李屿心声的沈谛不禁瞪大了眼睛,接着摇了摇头:“没,没有,不记得了。”

我昨天晕乎乎的时候居然亲亲了主人吗?!

想到这小狗拉耸了耳朵有点失落:难得的亲亲呢,我居然不记得了。

于是他诚实地对李屿答道:“我就记得我吃了巧克力脑袋晕晕的,之后好像就睡着了。”

说完小狗忍不住回味了下那块巧克力的味道:虽然会让他晕,但是真的还挺好吃的,香香的,甜甜的..

所以沈谛是根本不记得昨天晚上的那个吻了吗??

那他本来排练好的问题怎么办,沈谛都直接忘记了他还怎么问?

于是在早上的餐桌上,一脸阳光地期待着今天的日程的沈谛,和他在一边阴沉着脸的主人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沈谛喝了口牛奶,心里却依旧对昨天晚上的巧克力意犹未尽,还想要吃的沈谛试图引起话题:“主人,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谁知他抛砖引玉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李屿很快恶狠狠地看了过来:“不许吃巧克力。”

小狗很茫然:“为什么呀?”

李屿:“没有为什么。”

可是巧克力明明那么好吃。有点不甘心的小狗觉得自己的主人又在口是心非。有点不相信的他,开始眨巴着眼睛试图听李屿的心音。

【妈的,绝对再也不能让他碰到巧克力。】

听到李屿心音的沈谛默默又喝了一口牛奶:怎么真的禁止了呀!

....

李屿冷静了几天后,也想清楚了事情压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沈谛根本就还没开窍,主动亲他的时候一定丝毫没带有那种意思。

甚至都不记得那个吻!

想到这,李屿在文件上签名的力气不禁大了许多。然而此时的沈谛并没有注意到李屿的情绪,他正忙着和陈博远说话。

准备去楼下拿午饭的陈博远,因为已经熟知李屿的忌口,但是对沈谛的还不怎么清楚,于是他对沈谛问道:“有什么不想吃的吗?”

沈谛笑着摇摇头:“我都可以的。”沈谛吃饭从来不挑,而且一向胃口都很好。

而此时的李屿,看着沈谛脸上没事人一样的灿烂笑容,手里不禁更加用力:这小傻狗怎么这么开心。

去拿饭前,准备把文件一起带下去的陈博远,正在等李屿签字。在看了眼正在签字的李屿后,他发现李屿手下的力道之重,已经让纸在濒临划破的边缘。

有些心惊胆战的陈博远不禁默默心道:李总今天真是力透纸背啊...

等陈博远拿着那份签了名的文件下楼后,心里依旧相当不爽的李屿看向了沈谛。只可惜对方正神色认真地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

之前,来公司几天后的沈谛却越来越觉得自己都没有什么工作可做,来了公司都还有大把时间写作业和休息。在看到一个办公室却每天忙上忙下累死累活的助理小陈后,沈谛心里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时常会问李屿:为什么我这么闲,小陈却那么忙呀?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做的吗?

为了打消沈谛的困惑,李屿只好给沈谛安排了一些最简单的工作。不过就算是最简单的,李屿一开始也没觉得沈谛能学会,可就在小陈教了沈谛几遍后,沈谛竟然真的会用电脑和打印机了。

于是小狗包揽了这个办公室里的文件打印,虽然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小狗的上班时间也还是腰比以前充实一点了。他一直在等需要打印的东西,认认真真打印完后把文件交给李屿或者小陈。

所以现在有了活干的沈谛,才会如此专注地盯着电脑,小心翼翼地完成一步步操作,从而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主人投来的视线。

最后,将打印好的文件依次整理好后的沈谛,这才抬起了头望向李屿。

此时的李屿早就转过头假装没有在看沈谛,不过他正在等着看向自己的沈谛开口,想知道小狗这会子会和他说什么。

【终于想起我了,呵。】

很快,沈谛拿着文件对李屿开了口:“阿屿,这些文件要放到哪里呀。”与此同时,听到李屿心声的沈谛心里默默道:我心里一直在想着阿屿呀,只是想先完成手上的工作嘛。

不过李屿可没法听到沈谛的心声,等了半天只等到小狗问他工作的李屿,胸口憋着一口老血:“....放在那,等会小陈会拿到外面。”

沈谛思索了一会,接着对李屿道:“他去买饭了,我送到外面吧,一样的。”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